(RAT十周年活动)战场片段

TomJang 5天前 130


一、莫斯科城下

炮火声渐渐小下去,格洛维奇抱紧怀中的枪,试图得到些温暖和依靠。

莫斯科这百年不遇的严冬,似乎成了苏联阻挡帝国军最后的希望。

“敬礼!”战壕里的战友们突然打起精神来,向正朝这儿走来的一名军人行礼——师长亲自来视察阵地。

“好,你们都是好样的!”师长弯下身子,跟一名被炸断腿的士兵握手。这时,他注意到一条手臂从战壕的胸墙中伸出来,师长抹开胸墙上的血,顿时吃了一惊:

“谁让你们拿士兵的尸体当掩体的?!啊!”那白雪下的征召兵遗体早已没有了血色,冻得梆梆硬,“你们,你们......

“我让士兵们这样做的!”参谋长柱着一支步枪,艰难地从人群中钻出来,“这附近没有什么材料,如果没有掩体,士兵们的伤亡只会更大。”

“你......”师长虽然勇猛多谋,但长期坐镇后方,这样残酷的场面他还是头一次见。

“我已经销毁了所有牛蛙战车的弹射装置,如果您还要返回指挥部,机场有......

“不了,”师长拔出手枪,“总理已经许诺,克宫卫队很快会来支援我们,我将与战士们同在!”

在一片欢呼声中,格洛维奇没有出声,他从没想过退缩,却看不到希望。

远处,低沉的炮声和引擎声再次响起,帝国的进攻开始了......

 

 

二、古比雪夫要塞

厨师中村一人坐在迅雷载具上,透过长条形的细小窗户可以看到外面纷纷扬扬的白雪,他看着后座的四个保温桶,眼神柔软地像看着自己的孩子。

北海道拉面是战场上少有的美食,汤面在长途运输中很容易发胀,而且不如大米易于保存,这次的面条保存在由师团长炊事班提供的纳米保温桶中,应该没有问题。为了这一顿,中村忙活了半个月收集食材,又以近乎虔诚的态度烹饪它们,只求缓解一下战士们浓重的乡愁。

“故乡啊,”中村默念着,此时的北海道,该是什么样的场景呢。

“停车检查!”迅雷无声地停下了,车门从外面被打开了,寒风裹挟着一名武士钻进车里,武士表情严肃地走进来,在中村出示身份证明之后仍不罢休,他掀开面桶,蒸汽夹着麦香蹿出桶来,武士叹了口气,

“进去吧,”他挥挥手说,“太惨了......

“不要紧,你也有份!”这哨兵一定也是太想家了。厨师费力地提着一桶面下了车,他迫不及待地走向士兵们的营地,心理想着武士们在见到这份惊喜时的激动和喜悦。

一路上到处都是残垣断壁,这也很正常,中村想着,最近苏军逐渐夺取了制空权,要塞也不免受到袋狸轰炸机的袭击。可是要塞内没有了往日的热闹,为数不多的几个人,好像也都是生面孔,或许是天太冷了吧。“这些孩子啊,就知道窝在帐篷里,”中村比那些战士们的年纪大不少,又照顾他们每天的饮食,许多小战士们都习惯叫他大叔,喜欢摸他硬硬的胡茬,喜欢......

中村拐过一个弯,营地就在眼前了。突然,他被一个什么东西绊了一下——那是一只手臂。

厨师一个趔趄,面桶打翻了,上好的浓汤和拉面冲出桶盖,流了一地。但中村没有反应——营地的大门口堆满了尸体,像一座暗红色的小山,血已经冻住了,上面依稀可以看见往昔那些熟悉的面孔。

“昨天晚上,一支俄国小队带着狗熊空降到营地,报复性地屠杀了营地里的帝国武士,还将尸体堆起来示威......”一个扛着尸体的人从打翻的面桶旁边走过。

但是中村没有听见,他蹲下来。他还记得在昨天,22岁的小岛眉飞色舞地同他讲四国岛的樱花——他是营地里离故乡最远的人了,可是今天,他们都远在天边了。

中村闻着血腥味中混着的麦香,泪水涌出了眼眶。为什么,为什么要打仗,无谓的牺牲换来的,究竟是什么呢?

中村用手捂着脸,他想家了。





应该还会有3、4,以后再说吧

感觉写得不太好。。。

    


三、卡拉维拉尔角空军基地

太阳快要升起来了,荒川裹紧身上单薄的衣物,小心地向下望去——什么也没有。用手套使劲擦了擦护目镜上的霜,再次向下眺望,除了看到一点陆地的轮廓,依然什么也没有。

11000米,肉眼所能做的,也只有这些了。

但是这,已经足够了。

荒川缩回头,蜷在气球炸弹狭小的座舱中,自己受上级的嘱托,已经驾驶气球在太平洋上空漂泊了不知道多少个昼夜了——太平洋上的西风一直控制住气球,自己只不过是在到达目的地时瞄准目标。

“根据潜伏在美国的忍者的情报,盟军将会在1月从卡拉维拉尔角发生卫星武器,这种天基武器届时将会直接威胁到天皇陛下的安全。帝国的纳米虫群已经所剩不多了,成败在此一举!”

荒川并不知道天基武器的厉害,但是一听到天皇陛下,他整个人都热血沸腾,“誓死效忠天皇陛下!”

“那好,”指挥官语重心长地说,“你驾驶的气球将会在圣诞节当天到达盟军基地上空,然后就看你的了......

而这三天的漂泊,荒川有些动摇了,他时常在寒风中思考,效忠天皇陛下的意义。但是,他始终没有想通过。

天边泛起一丝红光,驾驶员看了一下定位器。红色的准星与北美大陆东南侧的凸起重合——是时候出击了!荒川拔掉一个气球的塞子,开始下降。

他环顾四周,数百只气球也跟着下降,仿佛白色的天使——下面挂着恶魔的圣诞礼物。

不知道其它气球上,是不是也有人,荒川心想。这几天他曾试图别的气球喊话,但风声太大,他连自己说话都听不清,最后便放弃了。

四周越来越明亮了,大部分盟军估计都未起床,还沉浸在昨天平安夜里的狂欢。

荒川一边祈祷一边盯着高度计,快到八千了,但祈祷却是徒劳地——远处黑色的三角翼越来越大,“阿波罗战斗机!”无边的恐惧攫住了这位驾驶员,他听军中许多优秀的天狗驾驶员说起过这种战斗机,快速,凶猛,毫不留情。许多飞行员,荒川再也没见到过。

“啪!”荒川听到一声并不响亮的枪响——某个气球上的驾驶员开火了,虽然这看上去徒劳无用,但荒川仿佛一下子来了精神。他举起手枪,对着正在快速逼近的阿波罗胡乱射击。

“嚓嚓嚓——”20毫米机炮在远超手枪射程之外的距离喷出致命的铁流,荒川的驾驶舱和气球被分开了,他和帝国的希望像炮弹一般急速向下坠去。

“为什么......”荒川感觉全身的血液都直往上涌,怀着对帝国和自己的遗憾,他昏了过去......

 

“妈妈,那是圣诞老人的礼物吗?”艾米丽打开窗,好奇地看着天空中次第飘下的白色气球。


最后于 2天前 被TomJang编辑 ,原因:
最新回复 (2)
  • zyb123 5天前
    0 引用 2
    支持!
  • 0 引用 3
    支持
    • RAT社区
      4
        登录 注册 QQ登录(不可用)
返回
发新帖